陆可

住院期的好慰藉(´▽`)

亲吻的姿势有很多种。(最终话。发生在夏天的平常事件。)

神就是宇宙:

写在最前面:我大概写了一个三个半小时的SP,内容非常可怕,现在我已经不认识自己。(举举说我开了一辆隐形的劳斯莱斯。)
所以,高中生及以下请不要点开part2,并自觉撤离,听话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初春是看极光的好季节
于是一起旅行的地点定在了芬兰
据说那里有很棒的玻璃酒店
夜深的时候
透过屋顶上方
有碎钻一样散落的星星
像你明亮的眼睛
乘摩托车穿过森林
到达空旷的野外
等到极光出现
决定许个很大的愿


盛夏夜。
李世真趴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画册,修长笔直的小腿有节奏的上下轻摆,冷不防一个用力失当,脚趾撞上木质的床沿,疼痛让牙齿发酸。
身体实在是不争气啊。
心里感叹着,动作稍显烦闷的合上画册,李世真仰面有些呆的凝视起天花板。

刚出院那会儿正好要进入春天,想着之前看过的极光出现时可以许愿的故事,一颗心蠢蠢欲动。到她兴致勃勃的把想要一起去旅行的事告诉伊景,对方只抬起头很快速的说了三个字,就又埋头看起报表。

等明年。

为什么?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年。
她明明也只有腿还稍微有一点不好而已。
李世真当时很沮丧,觉得伊景专心看的不是报表,是情敌。
大概是她身上低迷失望的气息过于明显,本低着头的伊景伸手握住她的手腕,轻轻摇了摇。
怔愣之际听到她说,等明年身体好些带你去很多地方。

啊啊啊啊啊,她的伊景好温柔。
身体有些兴奋的在床上弹了两下。
没错。
现在,李世真她,可以自由的,在伊景的床上,随意,翻滚。
这是多么美妙而不可思议的事。
虽然还有些小遗憾。
但在险些再度被绑架事件发生以后,伊景对她更加的温柔以及,怎么说呢。
妥协?
或者,无可奈何?
算了,直白一点,是娇惯。
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过分甜腻。
可如果平日里的伊景是清凉薄荷味的润喉糖,那只面对她时的伊景就是水果味的小熊软糖。
这样的比喻可以理解么?
如果实在不行,就再说一件事好了。

从住进伊景家当天开始算起,李世真即将要在客房度过第391天的那个夜晚,她终于鼓起勇气抱着枕头去敲了徐伊景的门。
没等她把准备好的大段台词说完,靠在床头看书的人就轻声说了句进来吧,随后将身体从床的正中央移到靠左边的位置,合上书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她。
一系列流畅又自然的动作反倒让李世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她还在说着诸如,因为腿还有些疼所以真的不方便夜里自己起床去倒水喝这样,离奇烂的理由。
待到真的躺在伊景的床上,鼻腔里充斥着伊景独有的味道,李世真开始感到紧张。

自那天在办公室尝过伊景嘴唇的美好以后,她发现自己再面对伊景时,身体会开始产生陌生的冲动情绪,大脑也时时发出提醒,告诉她,想要更贴近这个人,想要做更亲密的事,想要。
虽然知道大概是想要对她做什么,但是知道是一回事,真的要实施的话。

比如当晚熄灯以后,平躺着的两个人谁也不先开口,房间里安静的李世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在她试图将手臂从伊景的脖颈下面探过去将人揽在怀里时。

[李世真你再动就回自己房间睡。]
[我没动。]
………
[我快被你挤到床下面去了。]

进行了像那样子的古怪对话。
虽然抱住伊景一起睡的行动到目前为止依然还没有成功过。
但无论如何,伊景是宠着她的。
当然,她的目标绝对不只是能抱着伊景一起睡那么简单。

[一直发呆,家里进小偷大概都发现不了。]
对李世真来说比任何乐曲都动听的徐伊景的声音突然响起,她坐起身看向那个靠在门边,穿居家服,正轻笑着看她的人。
你就是小偷,偷了我的心。
[什么时候回来的。]
[刚刚。你现在没什么事吧,跟我去院子里。]
徐伊景家的宅子有一个很大的前院,视野很好,草坪也修剪的很整齐,她们偶尔会一起在这散步,随意的聊着天。
此时虽然正值盛夏,但时间已近午夜,温度适中,风吹在脸上感觉很舒服。
李世真看着面前院子里,不知何时出现的透明帐篷和站在帐篷旁边正仰头看天的徐伊景。
这是什么时候…

[傻站着做什么,过来。]
[伊景这是]
心中的疑问还没有说出口,李世真就被拉进了帐篷里。
眼下两人并肩而坐,用抱膝的姿势一起望天。
[今晚天气不错。]
[是,是啊?]
[之前你说要去的那家芬兰酒店我在网上看了照片,其实和这个差不多,只是玻璃做的而且大了些。]
李世真转头见徐伊景摸了摸帐篷,还用指尖戳了一下,然后又伸手抚平因此多出的细微褶皱。
[今年没办法带你去看极光,我也觉得有些遗憾,不过今晚星星很多也很漂亮,想让你先看看。]
她看着她的眼睛里闪着清澈柔和的光,说话的声线清淡诱人。

不是想要极光,是想问它要一个愿望。
能永远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愿望。
如果泥巴里也有神,并且很灵的话,也会去拜泥巴社的。

视线向下扫过她还在讲话的嘴唇。
虽然擦掉了口红,但看起来依然是可口的樱桃色。
伸手固定住她将要转走的脸对着自己,倾身过去吻她。
嘴唇相碰的瞬间,能感觉到她有些发抖。但这一次没有试探,舌尖轻舔过熟悉的上下齿,那意思是在说,快放我进去。温润的口腔险些让坏心的引导者失神沉沦,但好在本次行动的目标十分明确,对方乖巧的舌头被精准的动作缠住,随即又被裹挟着带回属于引导者自己的领地。舌根反复转动,与嘴唇默契配合,完成更深的吮吸动作。

近段时间以来,为了心底宏伟的目标,李世真在网络上浏览了不少科普文章和被她称之为,嗯,教学的视频资料。如果现在有人打开她的电脑调出搜索引擎并找到历史记录的话,一定会为出现在眼前的一切感到脸红。
但是李世真本人除去最初的震撼以外,余下的时间里都的确只是在认真揣摩每种姿势的合理性与实用性,并对她认为优秀的片段进行记录,还会在旁边写下自己的改进方案。所以有时候,徐伊景看到不远处面向着她而坐,头戴耳机,认真的在纸上写着什么的李世真,才会以为她是在认真学习,还对此感到很欣慰。
但是李世真很快就遇到了她收集的参考资料上没有提及的问题。
如果这个人开始反攻该怎么办。

眼下是这样的情况。
她感觉到牙齿内侧被轻舔了一下。
身体的酥麻,使得形势瞬间逆转,本处在主导地位的唇舌因她的晃神松懈,然后,被逃走了。
只是这种程度自己就。
有些不甘愿又有些懊恼的睁开眼。
伊景好狡猾。

[到底是跟谁学了这么……]
被嗔怪的看了一眼。
想成为此刻她擦过嘴唇的那一根手指。
[伊景那么可爱,我有什么办法呢。]
拉过她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唇上,认真的落下一个吻。

[还看不看星星了。]
[看。]
………
[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有流星雨。]
[嗯,流星总会有一两颗吧。]
[伊景啊。]
[嗯。]
[有流星划过的时候,我可以吻你么。]

当晚余下的时间,两个人并肩躺在透明的帐篷里聊天,彼此交换着无用的知识,偶尔看到有流星划过,李世真会侧头轻吻徐伊景的脸,然后再继续之前的话题。
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但醒来时,李世真发现自己的怀里多了一个徐伊景。

回到卧室不多久天便开始下起雨,徐伊景索性也就不出门了。
李世真对此当然是十分开心,胡乱吃了点东西,就以晚上没睡好为由,拉着她一起重新躺回床上,细心的将被子盖好。
有了今早良好的开端,再将人抱进怀里的动作便自然上许多,虽然是以近乎无赖的气势。中途也不是没遇到反抗,但反抗无效。
[以后遇到下雨天的话,伊景就都不出门好么。]
[嗯。]
[那以后,如果遇到前一天晚上下雨,第二天也不出门行么。]
[嗯。]

幸福感真的会让人头晕的。

屋外的雨声渐渐变小,怀里人的呼吸也慢慢变得平稳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这个世界说来也怪让人无奈。
在科学出现以前,无知就是真理。
李世真有些希望可以回到那个无知的美好年代,她相信那一定是浪漫主义者的天下。哪像现在,科学使她不得不接受一个完全不浪漫的事实。
让人头晕的不是幸福感,是感冒。

可能是昨晚夜里降温了吧。想到伊景也感冒了,李世真就不免焦虑。
她们认识以来,她从未见过伊景生病。虽然感冒不是什么大事,可大概因为真的很少生病的缘故,她看起来非常糟糕,喉咙无法发声,喝水的时候会皱眉,喂她吃药,人会乖顺的像个小孩子。
李世真搅动着锅里的食材,她在做素的甜咖喱。
咖喱煮好以后,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,伊景差不多也要醒了。

将盛了小半碗咖喱的碗放在床头的桌子上,李世真坐在床边伸手顺了顺徐伊景的头发,睡着的人慢慢有了清醒的迹象。
[你做了什么,闻起来很好。]
沙哑的软糯音调,近乎童稚,李世真的心多跳了一下,觉得这样的伊景真可爱。再等看到她抬手揉眼睛的样子,心里竟希望伊景能再病久一点。
自己难道是恶魔么?
[做了素的甜咖喱,很清淡的,尝一尝么?]
[嗯。]

起先只拿勺子盛了一点喂给她,在她眼神的示意下,再盛多一点,然后………
都吃掉了。
[以后也常做这个来吃。]
[很喜欢么?]
把空掉的碗放回桌上,看着她喝下马克杯里温热的水。
握杯的手指真的非常,非常好看。
[嗯,很喜欢。]
[感觉怎么样,要不再睡会儿?]
[一起睡吧。不是也感冒了么。]
[好啊。]
以拿手的姿势再次将人抱进怀里。
在睡意袭来前,李世真紧了紧手臂,低头吻上她的头顶,轻声说着我爱你,然后闭起眼睛。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但是,说完我爱你以后,下巴好像被吻了。
嘴角止不住的扬起,是错觉也没关系,无论如何,感觉很幸福。

Part2

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link?shareid=532434209&uk=591026859









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👇
其实如果肯认真看的话,会发现我从帐篷那里就没打算让李世真先攻。她对徐伊景太敏感又太渴望,这样很容易被一举反击。我本来也没想把第二天一早的事写出来,觉得就那样戛然而止的话也很有趣,但出于对兔攻党的温柔还是写了。
也在这话里解释了一些前面写过的小梗,算是真的交代全了。

下面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说一下这个系列我定的时间线。(时间宝贵可以不看。)
从我们看剧的时间开始算起,我假设徐伊景是17年的2月初离开的韩国,李世真熬了三个月也就是在17年的5月左右跑到大阪然后开始漫长而心酸的追求(这段太苦了我说什么也不会写的,追求的具体心情参考5、6话),车祸发生在18年的情人节,然后18年的最后一天李世真恢复记忆,到了19年的2月左右出院回家。日韩金融事件发生在19年的5月,最后一话是19年的7月(也就是说我们的世真宝宝用了两年才亲到徐伊景,又用了两个月才终于把人吃掉。)第1话的第一句我交代此时是距离S画廊一起过圣诞节的五年之后,也就是说正文的开始是21年的12月。
那么整个系列就是这样的。
1-7话发生在21年底-22年初这段时间,4话是个背景过渡,第8话的开始发生在22年的2月15那天,距离18年2月15,正好是第四个纪念日。(我自己也是写到第8话才终于决定要按这个时间线走,也还好前7话都是正序,所以第8话对我非常重要。)第9话还是22年以后的事,未来开番外又不写回忆的话,应该就都在这之后的时间里发生。


感觉很神奇能写完11个彼此关联的故事,到了后面还飚字数还开车。
因为其实每写完一话都不知道下一话要干嘛,我手里也只是列了一些梗没有什么故事线索,所以每话的开篇对我都特别重要。

因为是真的非常喜欢不夜城,非常非常喜欢徐伊景和李世真,所以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愿意把自己的脑洞写出来。
很难说一元cp能红多久,也很难说我对她们的热爱以及对演员本身的热爱能持续多久,但我心里会一直希望着,她们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过着理想的生活。

最后,要不是为了举举,我不会开始写《理想的同居》的第一个字,也就不会有这个我自己也非常喜欢的系列(其他没写完的我当然也非常喜欢),所以我其实非常感谢她。
等写够10万字就找她给我出同人本好了。

以上。

再次感谢有眼光的诸位,西柚拜。